后疫情时代的医美分期:次级客群成香饽饽

来源:消金社 2020/08/24 阅读:4898 评论:0
分类: 医疗行业 金融行业
活动盒子活动运营工具,一站式解决APP运营拉新、促活、留存难题,提升用户转化! 了解详情

在监管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,对于医美分期行业来说,看起来是危也是机。但归结到底,其实还是离不开一个字:难。

后疫情时代的医美分期:次级客群成香饽饽

作者: 禾雨

来源:消金社(ID :xiaojinshe8)

经历了疯狂的时代,从2018年开始,医美分期市场开始逐渐回归理性。

有数据显示,截止2018年底,医美分期平台缩减至30余家,而原本市场上玩家曾达到上千家。

但是,医美分期市场并未就此回归宁静。

从去年开始,随着一些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和头部玩家的陆续退出,大量的市场被再次释放。

再加上疫情的影响,医美分期市场或将面临新一轮的洗牌。

需求不减,网红、模特成韭菜

在医美分期领域,从来不缺可以讲的故事。

以前,是夜场、小姐;现在,则变成直播、网红。

近两年来,随着抖音等短视频软件的兴起,造就了无数个网红,似乎也给年轻一代带来新的可能。

但在这些光鲜亮丽之下,同样也隐藏着无数个利益的牺牲品。

近两年以来,乘着直播、短视频兴起的东风,市场上开始涌现出一大批培养网红、主播的公司。

企查查数据显示,2019年关键词中带有“直播”的公司注册数量达到5684家,同比增长60%。

而对于这些直播公司来说,与医美机构合作,便是其中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。

“没有哪家主播机构会脱离这个合作,这是他们最主要的资金来源,最高能拿到80%。”医美分期从业人员王宇坦言。

在利益的驱使下,这些直播公司会在网络上发布大量招聘信息。

“过年后,我在BOSS直聘上找工作,每天都有招聘主播的公司问我有没有兴趣。”小瑶说,自己从未主动向类似的公司投递过简历。

消金社了解到,尤其是疫情以来,很多女性求职者都遇到过直播公司主动发出的面试邀请。

王宇透露,这些直播公司把人招进来后,就会以“形象不过关”等理由推荐主播们做医美项目。

而对于想要成为网红的这部分人来说,变美就是一种投资。

再加上部分直播公司还会给出代偿的承诺,所以想要把一个拥有网红梦的人转化为医美分期用户,也就不算一件难事了。

“一般都是协商的,看表现是不是代偿的,有的会代偿,有的做完手术就不管了。”王宇说。

曾有新闻报道,有女生应聘上海星之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主播,该公司以“面部微调一下,镜头感会更好”为由,带领该女生去医美机构,并承诺公司会承担相关费用。

但当该女生做完微整容后,不仅没有拿到原来承诺的保底薪水,而且试播三天后,还以她不能调动直播气氛为由,不让她当主播了。

在此之后,该女生接到电话通知,要其去酒吧或KTV工作。此时的她,不仅没能如愿成为主播,还背负了三万八千元的微整容费用。

“网红、模特就是最好的韭菜。”王宇说。

事实上,除了直播领域之外,只要是美女聚集的地方,都有可能成为医美机构的韭菜场。

“美女永远是稀缺资源。”这是王宇最常说的一句话。

但他接着说,这些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职业,也最容易自己把自己作死。

有机构据数据预测,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市场规模将接近5000亿元,并预测在2023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市场规模将接近6000亿元。

作为典型的场景分期,医美分期缺的从来都不是需求,但依然阻挡不住头部机构陆续退出。

事实上,对于医美分期机构来说,决定成败的一直都是两个字:风控。

“做还是能做,就是看风控体系能否扛得住。”王宇表示。

前端人员是关键,风控依赖贷后

钱和美女,都是诱惑的代名词,而医美分期两样都占全了。

医美行业的暴利,也给参与各方提供了足够的牟利空间。

新流财经曾从一位医美整形机构创始人处了解到,一支普通的玻尿酸进价450元,稍加包装后,就可以买到2800元,甚至4500元。

根据获客方式不同,医美机构分为直客医美机构和渠道医美机构两种。

在渠道医美机构中,这部分利润由医院和渠道代理一起分。

“比例不好说,30%到85%都有。”王宇说,比如我们给医院打100万,夸张的医院会把85万都给渠道代理。

而事实上,同样的诱惑也摆在医美分期前端业务员面前。

“出问题的平台,绝大部分都是跟家贼有关。”王宇告诉消金社。

而王宇所谓的家贼,指的就是前端的业务员。

王宇透露,他的同事曾去360借条面试,但是被拒了。

不要同业人员,似乎已经成为行业内的共识。

据了解,很多医美分期前端业务员,离职后都转行做了渠道代理,或者直接进医美机构。

“骗贷的其实是同一群人,只不过是换了个招牌。”王宇说,总部的不清楚,但是对于熟悉市场的前端业务员来说,比较容易辨别。

所以很多骗贷事件的发生,都与前端业务员脱不开关系。

另一方面,几乎所有的分期机构想要进入医美机构,都会与该医美机构原来合作的分期机构的驻点业务员接触。

诱惑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向前端业务员招手。

“只要前端的人不乱动,平台就是稳的。”王宇说。

此外,和其他场景分期业务相比,医美分期的风控更依赖贷后。

“术中和术后的资料递交实际是发生在贷后阶段的。”王宇透露,要确定有没有真正做整容,也只能靠贷后抽查。

不仅如此,手术效果不理想或者被医院骗了,也会成为用户不还款的理由,很容易陷入纠纷中。

“我们在有的医院比较强势,如果出问题,可以压着他们把问题解决了,让他们不要惹麻烦。”王宇说,但在有的医院不强势,就没办法了。

对于分期机构而言,一旦遇到纠纷,不仅面临着逾期坏账风险,还有可能承担舆论压力。
因此,贷后风控就显得至关重要。

为了降低风险,部分分期机构也会要求医院进行代偿,但各区域的表现差异较大。

据王宇的了解,目前武汉的医院愿意代偿的居多。

消金社了解到,目前市场上开始出现一种的火热的玩法。

用户办理分期后,分期机构先把贷款金额的30%-50%打给医美机构,剩余的部分,用户偿还一期,分期机构打一期。

次级客群成香饽饽

从去年开始,一些处于医美分期领域第一梯队的分期机构,开始陆续退场。

他们退出的考量因素各不相同,但其中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就是:不赚钱。

在抢占市场的初期,各大分期机构也经历烧钱战,但现实情况是,利润的大部分都进了医院和代理们的口袋,分期机构盈利艰难。

疫情的到来,更是让原本艰难的医美分期业务雪上加霜。

作为线下业务,疫情期间,很多医美机构都没有办法正常营业。

“逾期和坏账一直在增加,好在现在已经慢慢缓过来了。”王宇说,情况是从上个月开始逐渐好转的。

但在疫情的倒逼下,捷信等头部平台退出医美分期业务,释放出很大一部分的市场。

和3C业务一样,捷信做医美业务的时候也是大规模的铺人,“马上、捷信采取的都是人海战术。”王宇说。

曾经在大大小小的医美机构里,都有捷信的驻点人员。

相对之下,其他分期机构只能有选择性地派遣人员。

“捷信退出后,很多医院都没有人,自己操作自己的,竞争就比较轻松了。”王宇说。

这也让部分平台的业务压力得到缓解,甚至呈现出上升趋势。

“捷信在很多城市都是做首单,是A类中的A客户,所以便宜了给米钱包,即分期这些机构。”有行业从业人员表示。

除此之外,在疫情后的医美分期市场中,次级客群成为香饽饽。

“分期机构先把贷款金额的40%打给医院,剩余的部分用户还一期,再打一期。”王宇说。

不同的机构,有不同的风控模型,参考因素也不一样,所以目标客群也会有所差异。

“现在一些做正常分期的,也盯着次级客群市场。”有行业从业者透露。

有业内人士曾向镭射财经透露,涉足医美分期业务的给米钱包、买买分“收砍头息”。

具体方式为,在实际放款的过程中,公司业务员一般收取实际借款金额的15%-20%的返点费用,并将10%转交给公司。

上述业内人士表示,原本做正常分期的机构就是通过这种方式,延伸做次级客群。

王宇观察到,目前做次级客群的业务量在上升,机构也在增多。

在监管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,对于医美分期行业来说,看起来是危也是机。

但归结到底,其实还是离不开一个字:难。

“线下模式成本高,但风控可控;线上模式竞争力弱,客户难把握。”俏分期联合创始人田愉快总结了医美分期两难的境地。

所以,当前“线上+线下”的模式仍然是主流。

但田愉快判断,随着各家数据风控能力越来越强,未来肯定是做纯线上的模式。

而对于未来医美分期市场,他的观点则较为悲观:

行业现阶段很难呈上升趋势,未来两三年规模应该都是逐渐萎缩的趋势。

注: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。

本文由@消金社  授权发布于活动盒子,未经作者许可,禁止转载。


活动盒子2.0——盈鱼MA,一个基于大数据驱动的自动化营销平台。依托SaaS实现全链营销自动化,提升品牌营销效率,精细量化营销ROI,扩大销售效益。应用场景支持:PC、Mobile Web、APP、微信公众号、小程序、成员推广、二维码渠道和企业第三方平台。立即体验系统:www.yingyuma.com/

评论

热门文章

APP运营解决方案

助力APP运营实现拉新、

促活、留存,提升转化率

立即获取方案
热门标签
数据分析 活动策划 活动工具 活动复盘 活动预热 活动设计
热门文章